第173章 你要如何,又能如何?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73章 你要如何,又能如何?

分享到:
关闭

???原本还是晴朗无比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阴沉下来,正如此刻乌云笼罩轩辕府上下的心情,轩辕朗已经去了离苑,却被告知君殁离根本就不在府中。

那开的十分灿烂的紫色桃林在阴云之中也并无往日的光泽和绚烂,轩辕朗无功而返。

回绝了他的青木转身朝着离苑走去,那躺在卧榻之上的一袭紫衣慵懒华贵,“人走了?”

“嗯,殿下你怎么不见轩辕相国,他该是为姑娘的事情来的。”青木有些不解,往日一有关于轩辕寒月的事情,他准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今日轩辕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他操心?这一点也十分奇怪。

“若是她不想走谁都无法奈何,新的暗卫已经派过去了,冷雾随时在暗中接应,此举应该是她自己授意,本王若是出手岂不打破了她的计划。让人多留意轩辕雪就是,只要她醒来了便通知本王一声,另外大牢已经打点过了,她不会有事。既然她想玩,就随她去。”

君殁离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就算是轩辕寒月提前没有给他通气,他从汇报之中也知道轩辕寒月的心思,他要做的不是将她像是金丝雀一般豢养,而是让她自由腾飞翱翔。

“是属下多嘴了。”

“你没有多嘴,轩辕朗在这个时候来寻求本王,本王出面见他才对月儿有危险。”

“危险?难道殿下已经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了?”青木都才得到消息。

“知道一二。”君殁离缓缓闭上双眸,再没有说话,他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让青木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殿下,水药门门主求见。”轩辕朗才离开没有多久,韩门主又来了。

“不见。”

“是。”

也不知道他的离王府最近是怎么了,连着有这么多的人想要来找他,君殁离叹息了一声,直接倒头睡了过去。

而此刻刚刚被带进大牢的轩辕寒月,反正她已经来过一次了,对这里也没有陌生的感觉,路过曾经自己临死之前所住的那件牢房,一时间心中涌起很多情绪。

“我就住那间牢房。”她指了指当日自己住的那间。

身后的狱卒都是面面相觑,他们押送过多少犯人,进来的哪个不是喊天喊地说自己冤枉,要人放自己出来,像是轩辕寒月这么淡定的便没有见过,更不要说是想她这种一来还主动挑选牢房的人更是前所未见。

这个轩辕小姐该不会是个傻子,狱卒的脑中都同时出现了这个想法,但是碍于她的身份,大家还是十分恭敬的。

“轩辕小姐,这间牢房不吉利,曾经太子府的侧妃娘娘就是住在这里的,后来被火烧死了,小的给你找一间舒适的。”这里面的一个狱卒都是势利眼,就算是暂时被关进来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死囚。

尤其是轩辕寒月这样的身份,很有可能是会放出去的,要是没有将她伺候好,她一旦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们算账,他们官职低微,别人跺跺脚他们也要抖三抖的。

“不必,我就住在哪里。”轩辕寒月才没有顾忌那么多,直接走了过去,等待狱卒将门打开,她仿佛回自己的家里一般。

“我马上让人将这里布置一下,请问轩辕小姐有没有什么要求?”他们卑躬屈膝的样子不像是狱卒,反而像是酒楼的掌柜。

早在轩辕寒月进牢房之前冷雾就先过来交代了,若是敢对她半分不敬,离王定然不会放过他们。君殁离就像是一座大山,时时刻刻压在两人的心上。

“不用,就这样,你们先退下。”

“是,小姐若有什么吩咐就直接叫我们一声就成。”两人就做做样子将她牢房的门锁上。

等到他们一离开,冷雾才现身。“小姐可有其它安排?”

“冷雾,你过来。”轩辕寒月朝着他招招手,冷雾朝着她走近。

牢房之中再次只剩下了她一人,从肖青死后这间牢房就再没有住过人,地上的稻草上面还有一些黯淡的血迹,她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再到这里的时候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记得那个时候的她是有多无助,刚刚死了孩子,自己又被心爱的人打入大牢,受尽各种折磨和凄楚,一晃就过了几个月了呢,自己身上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监牢之中阴暗潮湿,一盏烛火被风吹得忽明忽暗,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轩辕寒月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有些熟悉的感觉。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监牢之中也变得死一般的沉静,好像有人从远处而来,狱卒带着一人前来探望,“我和轩辕小姐有些交情,你们先下去,我要和她好好说会儿话。”

“是,萧小姐。”狱卒赶紧退下了。

牢房之中进来了一人,萧玉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轩辕寒月,这种感觉是否觉得熟悉。”她面容带着得意的微笑。

此刻仿佛是时光倒流,两人又一起回到了过去那个雨夜,她的身上还带着一些水气,外面下雨了,“那天晚上也是这样大的雨,你被关押在这间牢房之中满身鲜血,像是一个可怜虫似的,想不到没有过多久你又再次回到这里来了,啧,所以说呢,贱命就是贱命。”

当晚的她就是这样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在轩辕寒月面前耀武扬威的,“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轩辕寒月淡淡的看着她,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萧玉锦却是忘记了一件事,她仍旧是当日的萧玉锦,轩辕寒月却不是那个被人伤害得体无完肤的傻女人了,所以不管萧玉锦说什么话她都没有当初那种撕心裂肺的情绪。

“是又不是,反正这次你就是死定了,轩辕雪是必死无疑,只要她那边一吊气,你这边马上就可以定罪,谋杀亲妹可是死刑呢。就算是你等级再高能够高过皇权么?

轩辕寒月,你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还是会栽在我手上,哎,还真是可怜呢。”萧玉锦沾沾自喜道。

“这件事之中我只有一事不明,轩辕雪被你们利用不假,但她怎么舍得用自己的命来换我的命,她还一心想要当上太子侧妃呢。”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够想得通,唯独这一件她心中有些疑惑,没有一个人会不要自己的命。

“轩辕寒月,你也有迷茫的时候?我就实话告诉你,就凭她就想要和我抢男人,简直是异想天开。她早就被我们下了摄魂术,不管她想不想死,只要我们想,她就必须死。

我想现在轩辕府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让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呵呵,我们根本就不用再大费周折去杀她,等到她一醒来,便用摄魂术控制她的行为。”

萧玉锦说的这个结果是轩辕寒月没有料到的,竟然是失传已久的摄魂术,怪不得那时候她的行为那么反常,“你口口声声说的你们,除了你还有什么人?”

“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却和我志同道合的人,当然,在你行刑的那天她会特地来看你的,上一世你是火刑呢,这一次干脆就让你被砍头,就这样手起刀落你就没命了,一定会很好看。”萧玉锦的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神情。

仿佛轩辕寒月的结局她已经看到了,轩辕寒月眼眸微闪心中了然。看到她知道了真相却还这么淡定,萧玉锦想要看到的表情一个都没有。

“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等到炼药大赛之后,我和翎就会完婚了,而你是等不到这一天了,多可怜啊,以后我定然会带着翎去你坟前祭奠的。”萧玉锦还想要刺激她。

“说完了么?”轩辕寒月平静的出声,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红绫一卷便缠住了萧玉锦的脖子,“你以为到了现在,还能够像是从前那么羞辱我?”

萧玉锦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手,本来伤势就还没有大好,就是想要看到轩辕寒月是如何的落寞她才会赶来的,谁会想到她早就不是当日的肖青了。

“你放手,我警告你,我可是太子未过门的侧妃,萧家小姐,你要是伤了我,我……”

“你要如何,你又能如何?”轩辕寒月一手就抓住了她的脖颈,将她狠狠的抵在墙上,嘴角带着妖孽般邪魅的笑容,“萧玉锦,莫说你只是个还没过门的侧妃,就算是正妃我也能灭了你,你不是说我已经是死路一条么?反正都要死,那你就给我陪葬可好?”

对上她嘴角那一抹艳丽的笑容,萧玉锦遍体生寒,是啊,自己怎么就忘记这件事了。都怪自己这张嘴,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轩辕寒月,你别乱来,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的。”

“萧玉锦,看你如今可怜的样子,哪里有从前的一点模样,杀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滚。”她狠狠将萧玉锦往地上一扔,现在还不是萧玉锦的死期。

萧玉锦撂下一句狠话便飞快的逃走了,她前脚刚走,后脚监牢之中就多了一人,一袭华贵的紫袍在这样昏暗的地方显得十分醒目,来人将她从背后抱住。

声音慵懒道:“玩够了么?该是和我一起出去了。”男人的怀抱冰冷。

轩辕寒月想起自己先前给轩辕雪拔刀之时溅了不少鲜血,知道这人有些好洁,连忙道:“我身上脏,你先放开我一下。”

男人埋在她的颈项之间深深呼吸一口,“不放,好久没抱着你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