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灭盅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龙脉天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十二章 灭盅

分享到:
关闭

第九十二章灭盅

话说那聚气境五层修为的老者暗自将子盅发出,出其不意之下子盅也顺利进入到了凌飞扬体内,但是他在凌飞扬体内并没有行动几步就被消灭了。

凌飞扬体内的灵力很特殊,他主修的乃是十方天君诀。

但是这十方天君诀却并不是一部单一的功法,他可以说是取百家之长所综合出的一部功法,十方天君也绝不是一个噱头。

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每一位天君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绝学,凌飞扬如今虽然才初步修炼了其中三部真诀,可是他绝对是受益匪浅的。

“这是什么东西?”

十方天君诀所修炼出的力量还是比较温和的,他贴近于天地灵气的本色,可是阴风灵力、庚金灵力以及三昧灵力可都不是好像与的。

在那毒盅进入凌飞扬体内所储存阴风灵力的部分时就已经被阴风吹拂的不像样了,这才从鬼门关出来他却一头撞进了三昧灵力的所在。

几乎就没有什么意外,那聚气境五层修为老者耗费近十年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一炬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付之一炬啊!

凌飞扬感受到了毒盅的存在,第一眼没能认出来,但是很快却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刚才感觉到一阵疼痛,原来自己那时便被毒盅所侵入了。

“好狠!这笔账我凌飞扬记下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从灵兽令中展翅飞出的紫霸还没有来得及欢呼一声便被凌飞扬指引着朝着山越城的一侧飞了过去。

山越城的两侧皆是山峰,可是这山终究是有高度的。

两座总共不过二百丈不到高的山峰倒是还无法阻挡紫霸的飞行。

毒雾中的老者透过那层层雾气眼睁睁的看着凌飞扬坐在紫霸身上飞走了,他不是不想出手拦截,实在是办不到啊!

子盅虽然不比本命毒盅,可是他也依旧是被精血喂养灌输长大的,子盅被灭对他的伤害仍旧是不小的,在带伤的情况下他不敢茫然的追击凌飞扬。

特别是在凌飞扬拥有飞行坐骑的情况下,银霜紫玉雕的修为并不比他低多少,再有凌飞扬插手帮忙,二打一的情况他已经受伤了的他并没有把我战胜凌飞扬和银霜紫玉雕。

然而他却已经深深的恨上了凌飞扬,凌飞扬不仅杀了他徒弟,还毁了他近十年的心血。

但是他却不想,如果他不贪心的话那毒盅又怎么会就这么损失了呢。

可是风属性的功法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别让我见到你,否则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老者无力的呐喊着。

毒雾并未被他第一时间收起来,如今他的子盅被毁收了一定的内伤,在毒雾的遮掩下他服下丹药开始了休息。

约有半个时辰左右,从城内陆陆续续的出来了几人,当他们看到缭绕在城外的毒物以及战斗的痕迹之后不由得有些疑惑起来。

“城外的战斗为何会如此激烈?章师弟怎么还用出了碧落沼气?”一个看起来也就四十许的男子不解的看着那绿雾道。

那聚气境五层修为的老者被其称之为师弟,他的修为俨然在那老者之上,而他看起来却要比章姓老者要年轻的多。

“卢师兄,我门下弟子好像出事了,先前章师兄急急忙忙赶向城外应该也与城外的战斗有关,莫非是有人插手……”

其身后的一人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而他对于自家弟子的身死恍然未觉,仿佛跟自己都没有多大关系一般。

“等章师弟出来一问便知!”那位卢师兄十分果断的说道。

吕家以及刘家被灭门了,熊熊烈火自燃起时便一直未曾被熄灭过。

章姓修士在那毒雾中足足待了近两个时辰才从中出来,在他出来后见到等候已久的师兄弟后并不意外,他脸色有些显得苍白起来,“师兄,咱们的那只饵来头不简单,师弟无能,没能将他留下……”

“哦?来头不简单?怎么一开始没有调查清楚?这件事是谁负责的?”那位卢师兄扫了一圈师兄弟慢条斯理道。

章姓修士的脸色更是惨白了不少,他声音有些低,并且发颤道:“是,是我徒弟……”

“你徒弟?他人呢?”卢师兄的脸上依旧见不到任何怒容,脸上那柔和的笑容让每个见到他的人呢都不由自主的会将他当做一个好人。

“师兄,他,他已经死了。”章姓修士的头低的更低了。

“既然死了那就算了,以后做事用心着点,那么他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吗?”卢师兄继续和声问道。

“应该,不知道吧……”章姓修士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他是没有告诉凌飞扬,可是却保不齐他的宝贝徒弟没说啊,他徒弟一向乖张,谁知道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会不会将背后所依靠的势力说出来呢。

果然,卢师兄在听到他这般模棱两可的话后十分的不悦,“应该?我要你确定,他到底有没有说!”

“没,没说。”他的底气不是很足的说道,他如何能保障他徒弟没有将他们出卖出去,他如何能够保证他徒弟会在死亡面前而不会以势压人想以此保住性命。

“哼!最好没有,否则规矩不用我向你重复了吧,回去再领罚吧!”

一场大战在黑暗中结束,吕家以及刘家的灭门在第二天天亮时才被人发觉,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夜之间,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再看另一边,趁着夜色即使脱离对方追击的凌飞扬在紫霸身上恢复起了所耗的灵力。

紫霸一边飞着一边还十分不高兴的向凌飞扬传达着自己的心意,他对于凌飞扬的逃跑行为表示十分的不爽,他们并不一定就会败,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落荒而逃?

他的不爽也让凌飞扬讪讪笑了起来,这银霜紫玉雕虽然具有着一定的智慧,可是这智慧却也是有限的。

凌飞扬很难和他解释通,对面不仅仅只有一人,他还有帮手,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那名修士对话很有可能会引来对方的援手进而逃跑都成问题。

而凌飞扬也忽然响了起来,这银霜紫玉雕可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飞行坐骑,他还是具有着相当的战斗能力的,再怎么样那也是一头聚气境四层修为的妖兽不是。

八千里昌陵郡也算是地大物博的了。

凌飞扬给紫霸指引了一个方向心中却是回想起了昨日间的战斗。

他无意中卷入了一场纷争中给自己惹来了麻烦,然而对方也并不清楚他的身份,甚至对他的实力预计也出现了极大的偏差,正是因为对于凌飞扬的不了解致使他们蒙受了不小的损失。

两个聚气境修士的身死,以及一位聚气境五层修为的修士受到了一定的创伤。

而且这等创伤还是得不到所在势力认可的。

如果是在剿灭吕家余孽的情况下受的伤,那还有地方说理,所在组织势力也会给予一定的补偿,然而现在他损失了一条子盅让自身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这等创伤还是得不到组织认可的,这让他如何不憋屈呢。

如此一来对凌飞扬的憎恶更是咬牙切齿的。

凌飞扬先前虽然击杀了一名修士,可是对方仅仅只是一聚气境一层的小修士罢了。

比起凌飞扬都还有不如,手中连个一丈大小的乾坤袋都没有的穷鬼,更何况他这是出来执行任务,莫非你还指望他身上能带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成?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嘛。

可是从那聚气境一层二层,已经五层修为的三人身上凌飞扬却也看出了些端疑来,虽然不能就此确定他们是五毒宗的修士,可是他们绝对是与五毒宗大有渊源的。

五毒宗最擅长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毒!

毒盅也是毒的一种,但是炼制毒盅的代价却要远大于炼制其他毒物,毕竟其他毒物是可以用来正面战斗的,但是毒盅却十分的脆弱。

不管如何,凌飞扬与那神秘人,以及其背后的势力算是结下仇了。

钻入凌飞扬体内的毒盅被三昧真火焚烧了个干净,然而那毒盅却给凌飞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无声无息的就钻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连神识都无法感知到的存在,这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他隐匿在你体内你毫不知情,在你强大的时候他或许会安静的待在一边,可是等你稍稍露出颓势的时候他立刻就会化身为洪水猛兽给予你最致命的一击!

“幸好,幸好,如果不是我体内的灵力比较特殊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栽了了。”凌飞扬暗自庆幸起来。

体内的力量驳杂,这对于很多修士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稍有理智的修士都会选择精修一种力量。

可是凌飞扬体内如今存在的力量却超过了两种,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十方天君各有自己的绝学,每一部绝学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各有各的妙处。

一个个的绝对都属于修炼界顶尖,然而同时修炼十种功法却有所建树的人,在修炼史上都是少见的。

当然了,修炼各类辅助修炼的功法不算在此列,可是凌飞扬所修炼的功法,一个个的却全都能被称之为主功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