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志掠影之刘昂星传

明志掠影之刘昂星传 好故事网
浏览(202)次 / 短篇鬼故事
听故事 - 明志掠影之刘昂星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刘昂星,字琼界,河南开封人,崇祯十四年举进士,时年二十一,当时是,李逆猖獗,豫内饥民四起,官军穷于末路,举家避乱于衡州,依族叔清。

十六年,张献忠掠寇湖南,八月,长沙陷,衡州惊溃,昂星自散家财集募乡勇抗之,十七日,败于衡阳远郊,迫降献忠,受封养子李定国账下左将军,昂星以忠勇得识,以文采广博而著于一方,晋王素爱之。

时恰逢壬戌之秋,秋雨夜初寒,昂星与友人徒步望庐山,于庙中见一红衣女子,茕茕孑立,眉黛青山,双瞳剪水,女子曰,“小女年方二八,闺名超儿,家住姑苏宛居,自谓先世遭人迫害,冥府燕王逼婚未成,故不得转世投胎,闻之,大惊曰,“吾闻天庭素敬人矣,今且世乱之,而鬼道亦乱。”岁给以冥钱而厚葬,预报知遇之恩,未纳,友人诗赞曰

姑苏古冢初邂逅,红衣纸伞阴阳间。

我家灵媒初嫁女,春风三月可招魂。

未今昔得古时人,素娥怜玉不逢时。

你我本是旧相识,生死画作秋叶树。

十七年,献忠寇蜀,蜀中哀怨燎原,昂星屡谏之,不纳,尝谓市集曰,夫子以信立国,以爱民为本,上窃不可以私欲而废人伦之纲常也,体恤爱民,广施仁政, 此立国之本也。

献忠闻之大怒,欲令左右斩之,幸得晋王力劝以保全,昂星私谓亲友曰,死天下事亦,成天下事难也,大西猖逆,吾等性命,朝不可保昔,可当另寻别路。

隆武三年,思文皇帝遇难于乱军中,存亡未著。

永历五年,孙可望遣兵胁上居兴隆,昂星得重扶明室之机,六年,刘文秀复成都,李定国大破清兵于严关,遂复桂林,两蹶名王,天下震动。以功论赏,昂星谓其首也,每遇作战,或冲锋在前,百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永历十四年,上在云南,清兵自平越入取靖州,定国之师溃,十五年,昆明陷落,朝臣多主迁于四川,桂王亦同此一议,而马吉翔力破群议,夜鼓兵乱,逼帝入缅。上幸异邦缅甸,因昂星与张皇后之养女琼志素为交好,得以奉上随行。

盖缅人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因乱来朝请救,朝廷却之;是年遂与缅绝。出此,盖以示前代未尝受恩也。时亡国出奔,情境体貌,大有非臣子所忍言者矣。

菁琼志者,淮阳伶人也,名号怀玉,时桂王以寇乱徙梧州而相识,其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七月,缅人遣使请吃咒水,沐天波答曰:“尔宣慰司原是我中国地方。今日我君臣虽在势穷,量尔国王不敢无礼,任尔国拥兵百万,象有千条,我君臣不过随天命一死而已。但我君臣死后,自有人来与尔国王算账。”

昂星闻之,私谓琼志曰,昔沐天公护国体而受辱,今又辱使,巩昌王交兵与缅,缅人素恶之,今则若去,恐不反矣。

琼志曰,“妾概受君上之恩久已,若念为友人,且听劝之,吾等寄人篱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今去亦死,不去亦死,大丈夫死则死之,有何俱哉?

昂星曰,“清风飘兮,花落难寻觅,月明星兮,鸟雀月葬花,骤雨落兮,温酒最相知,若得生还,可否结为伉俪?”

琼志曰,“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遂起,拔剑自刎,香消而玉殒。

昂星痛哭曰,匈奴未灭,何以成家,闲花衰草饮剑于账中,而不得所终,是故后生可畏之,近在咫尺,远望天涯。

十八日,缅人又遣官至,曰:此行无他,我王子虑众立心不善,请饮咒水,后令诸君皆得自便贸易生计耳。否则,我国安能久奉刍粟耶!

十九日,群臣于咒水盟誓,忽而阴风四起,狂风大作,缅人兵变,弓弩在左,排枪列右,群臣夺械而抗之,时沐天波知变生肘腋,夺刀而奋起反抗,杀缅兵九人,战死,死亦倍惨,随行之臣,俱为所杀,又有周、卢、沈、杨诸内监,皆同时毕命焉,昂星身中数箭,落于缅水河中,生死未仆。

缅兵即胜,遂蜂拥突永历宫中搜掠财物女子。上大惊,决同中宫自缢,侍卫总兵邓凯规劝曰:“太后年老,飘落异域,皇上失社稷已不忠,今弃太后又不孝,何以见高皇帝于地下?”帝才作罢。

二十八日,昂星与于湖泊扁舟中而醒,于隐世中听得歌声,歌曰,一叶知秋而投湖,孤舟难冥,奈何可落也? 春风依旧 ,今宵雨魄云魂。断送一生憔悴,只销几个黄昏。

收藏(0)次
推荐(2)次
无视(0)次

~.~暂无更多相关内容~.~

 数据加载中...
返回
X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