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扯虎皮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龙脉天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扯虎皮

分享到:
关闭

第二百四十一章扯虎皮

凌飞扬这么会功夫在他这里竟然已经喝了四五壶灵茶了,光是这笔灵石就已经逾有五六万了。

凌飞扬不仅没有拿灵石从他这里兑换税牌,也未曾向他贿赂哪怕一分一毫的灵石或者是其他奇珍。

但是凌飞扬却是从他这里赚取了足够的好处,他心疼啊!

“我怎么了?”凌飞扬颇为无辜道。

“滚!”钱典簿怒不可恕的吼了起来,他觉得如果凌飞扬继续在他这里待下去,他指不定会做出一些什么不明智的事情呢。

所以他选择了驱逐凌飞扬。

但是他想要驱逐凌飞扬却还要看凌飞扬愿不愿意走呢。

税牌没有拿到手,凌飞扬自是不能就这么离去的,他站起身来看着钱典簿正色道:“钱典簿,你可不能这么厚此薄彼,方才那几位同道应该都已经从你这里拿到税牌了吧?我金钱商行虽然并不是什么大商行,可是却也有你商道大会的邀请帖的。

既然是你们商道大会邀请来参加此次盛会的,那你就不能平白无故的将我赶出去。

另外,你说拿那税牌需要用灵石来换,这一点我可是不能苟同的。

在这请帖上你们并没有写明任何需要花费灵石的地方,受到商道大会的邀请来东游城做生意那就能免去本来百分之五的交易税额,这是邀请贴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另外你们东游城还会免费附赠一块地方作为我商行交易之用。

难不成这上面写的都是假的,不作数的?”凌飞扬质问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回荡着。

钱典簿却是被凌飞扬给气的说不出话来,邀请帖上是没有写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那都是长久以来的规矩,是得到诸多修士认可的。

凡是参加过商道大会的商行那都应该知道这么一个规矩,谁来参加商道大会不是乖乖的遵守规矩缴纳灵石领取税牌的?

只有凌飞扬这么一个怪胎嚷嚷着不合理,不愿意缴纳税牌,并且还倒打一耙说他私收贿赂。

好吧,虽然说他私收贿赂这是个事实,但是无论是他还是别人做到这个位置上,谁会不趁机捞点呢。

这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你愿意贿赂,我愿意给予你一定的关照,这是彼此的默契,哪有像凌飞扬这样的。

钱典簿已经不想再和凌飞扬废话什么了。

他刚想用他那属于化丹境修士的力量将凌飞扬逼出大厅,却见又有人迈入了这大厅之中。

这次来的人却也不少,但是他们却更加的有气势。

钱典簿朝门外望去,原本的三分火气却差不多云消雾散了。

他笑眯眯的迎上了这群刚来的修士,那脸上真诚的笑容简直是比看见自己亲爹还要更加亲近几分。

之前来的那些商行如果被称作土鸡瓦狗的话,那现在来的商行,那才是真正的巨鳄。

“这不是狄掌柜吗?不知道是哪来的风把您吹到我这了,稀客,稀客。”这位狄掌柜竟然也拥有着化丹境的修为。

比起钱典簿却是不止高明了一星半点。

狄掌柜有些倨傲的看着钱典簿对他仅仅只是微微颔首,他道:“我这次乃是代表的东源商行来东游城参加商道大会的,请钱典簿为我东源商行登记造册吧。”

狄掌柜挥手将请帖掷于钱典簿手中。

钱典簿点头哈腰将请帖收了起来,并且还拿出了一块小巧精致的牌子还给那位狄掌柜。

狄掌柜拿着牌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商道大会报道点,然而钱典簿从始至终却都没有提过一分钱的事。

见此凌飞扬不由得笑问道:“我说钱典簿,怎么你不跟他们要灵石交税了?”

钱典簿没好气的回应道:“你懂个屁!人家东源商行你比得起吗?人家用得着交税吗?没灵石就给我滚,别在老夫这里碍眼!”

钱典簿不敢得罪东源商行,可是对凌飞扬却没有什么顾忌。

金钱商行是什么玩意,东源商行又是什么样的存在,你知不知道人家东源商行背后可是有着数名紫府境大修士坐镇的!

“啧啧,真是没天理了,拳头大的就不用交税,咱这种拳头小的没有灵石就什么办不成了。”凌飞扬摇头叹息。

钱典簿却是已经懒得看他一眼了。

就在钱典簿要转身离开进入后堂的时候,他又被叫住了。

“慢着,钱典簿先行留步。”说话的依旧还是凌飞扬。

钱典簿不耐烦的转过头来道:“怎么了?你改变主意了?不过老夫告诉你,除了三十万税牌的灵石之外,你若是不另外再给老夫十万灵石,那就别想从老夫这里拿走税牌!”

钱典簿对凌飞扬已经是恶极了,凌飞扬若是求到他这里他绝对会好不有趣的踹上凌飞扬两脚好好的剥削他一番。

凌飞扬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钱典簿,既然那东源商行都不需要缴纳灵石领取税牌,那我觉得我也不一定需要交纳灵石再领取税牌。”

凌飞扬笃定的模样让钱典簿心中生疑,莫非他身后真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

凌飞扬不等他多做思考便将自己刚刚到手的身份玉牌拿了出来。

“钱典簿且看这是什么。”凌飞扬笑眯眯的晃悠着手中的身份玉牌道。

“这不是身份玉牌吗?你拿这做什么?”钱典簿皱着眉头不解道。

“嘿嘿,钱典簿还是识货的,不过你再仔细看看他有什么不同?”凌飞扬神秘兮兮的说道。

钱典簿仔细又仔细的翻来覆去的看着凌飞扬手中的这枚身份玉牌,但是再怎么看着都是一枚普通的真元境修士用的身份玉牌。

看了良晌之后钱典簿深吸一口气,怒喝道:“十方,你到底还想耍弄老夫到何时?哪怕你是代表金钱商行来参加商道大会,你若是再敢戏弄老夫,信不信老夫,老夫打你个半死!”

钱典簿也是怒到了极点,否则万然不会是这般表现的。

但是凌飞扬至始至终却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悠然道:“钱典簿这眼光有些欠缺了,这枚玉牌乃是在下刚刚在东游城置办的,哎呀,第一次出门见识少,这身份玉牌都没有一个。

顾老前辈见在下没有个身份玉牌进出东游城不方便便出手给在下炼制了一枚身份玉牌在东游城登记造册了,算起来在下也算是东游城修士的一份子了。”

顾老前辈?

钱典簿脸上的怒容有所消退,他在想凌飞扬说的那个所谓的顾老前辈是何许人也,顾老前辈……

忽然间钱典簿想到了一个人,在东游城中坐镇瓮城之中的大修士里有一个姓顾的……

钱典簿有些难以相信,凌飞扬怎么会和顾老头拉上关系呢?这不应该啊,但是凌飞扬那崭新的身份玉牌却也不是能随便作伪的。

那背面的的确确是东游城的身份玉牌,而且在凌飞扬的特意点名之下,钱典簿也感觉到了这枚身份玉牌的特殊之处,这里面还蕴含着一道强大的力量残留气息。

应该是在炼制这枚身份玉牌的时候所遗留下来的,那么是何人炼制了这么身份玉牌却也呼之欲出了。

这下子钱典簿有些坐不住了,一位紫府境修士不是他能得罪的,也不是他想得罪的。

他可还是要在东游城里混的,让顾老头这么一个紫府境修士给惦记上那他的日子可也不会太好过。

“哈哈,十方道友你可真是会跟在下开玩笑,你若是一开始就和老夫说清楚,那老夫又如何会再与你为难呢?虽然税牌的灵石缴纳是一直以来的规矩,但是这规矩也是人定的嘛,就以十方道友和顾前辈的关系,这点灵石老夫便做主免了,免了。”

钱典簿将身份玉牌发还与凌飞扬,同时还从乾坤袋中摸出了一枚小巧的税牌塞给了凌飞扬。

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只是皮笑肉不笑,对于凌飞扬的厌恶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减少。

只不过碍于顾老头的存在让他心存顾忌不再打算太过为难凌飞扬。

不过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钱典簿不仅没能从凌飞扬手里得到丝毫贿赂,现在还自己搭进去不少,这让他心里怎么会好受呢。

不过凌飞扬可不会顾及到他的感受,他跟钱典簿非亲非故的,打一见面开始,钱典簿就在和他为难了,自个手里并不是没有灵石,但是就算是灵石再多,那他也还有地方花呢。

可是没有多到随便挥霍送给别人的道理。

凌飞扬笑着从钱典簿那里接过了自身的身份玉牌以及税牌,他拱手道谢,“承蒙钱典簿的照应,在下就先行告辞了,日后再有机会定邀请钱典簿坐而论道……”

说着,凌飞扬已经出了商道大会的报道处了。

钱典簿脸上的笑却并未曾持续多长时间,虽然就只见了这么一面,可是凌飞扬与钱典簿之间的恩怨却已经浓郁到了一定的程度。

想要化解不说不可能,却也非是那么容易的,谁心中没又三分傲气?

让凌飞扬给钱典簿道歉赔些灵石,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而让钱典簿向凌飞扬低头呢。

堂堂化丹境修士,哪怕是钱典簿这个吝啬爱财的化丹境修士也万万做不出那种事的。

~好搜搜篮色*书*吧,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